VR彩票

文学作品

当前位置: 首页 企业文化 文化长廊 文学作品 正文

路子

发布日期:2019年01月10日    本网通讯员 徐学文     来源:VR彩票网站

妈妈轻轻揉着路子肿得像发面窝窝的双脚,颧骨上挂满泪水:

“一趟二三十里,娃娃哪能受得了,要不别念了。”

躺在一旁目不转睛地望着儿子的路子爸却火了:“头发长见识短!不念书,没文化,将来就得像我一样抡一辈子大板锹!”

路子爸从小给地主扛长工,睡野滩、卧羊棚,落下腿疼的病根儿。后来路子爸到煤矿下井,一干就是二十多年。虽然路子爸是地地道道的“井底之蛙”,而对于儿子的前途,他却如此具有“远见卓识”。

从小至今,路子夏天赤脚,冬天就穿出自妈妈之手的布鞋。眼看着儿子一天天长大,继续让路子赤脚,妈妈脸上实在无光,她这才咬咬牙翻出当兵的大儿子寄回的高腰军用胶鞋让路子穿。这一上脚,路子就从冬穿到春,从春走到夏,爱不释“脚”,——也实在没有什么鞋可穿。盛夏,一天下来,路子的双脚被捂得发白,本来就是汗脚的路子得了脚气病。后来双脚出现溃烂,走路一瘸一拐。再后来,路都走不了了。

路子想借烂脚“事件”离开课堂,为这个家承担些什么。

谁知,路子话还没说出口,路子爸的眼睛就瞪得溜圆,胡子一颤一颤地撅起来:

“祖宗的。趁早死了那份心,快回学校去。这是你唯一的出路!”

“穷不扎根儿,”妈妈瞪了爸爸一眼,心疼地摸着路子的头,“富不养老。好儿子,去吧,咱不蒸馒头争口气!”

第三天,路子果然被毛驴车送回学校。

路子前脚一走,路子爸后脚就翻出压箱底的几十块钱,“指挥”外省的亲戚联系买了一辆六七成新的自行车。

路子爸千辛万苦来到县城,接手了一辆缠满绿色塑料带,打扮一新,走起来除车铃不响哪里都响的车子。攉煤干活是路子爸的“拿手好戏”,对自行车,他却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摸,别说骑,就是推着走,也是东倒西歪,像醉酒。车子虽破,路子爸却喜得合不拢嘴,揣上窝窝头,他上路了,一溜风似的,全然不像是个有腿病的老人。

“醉汉”路子爸推着自行车,走了大路走小路,走了油路走土路,走了坡路走平路。他几乎不敢停歇,饿得实在挺不住,就放慢速度,边走边掏出窝头,一手握车把,一手拿干粮,就着汗水狼吞虎咽,之后又开始马不停蹄。

在路旁没有人烟的破房里蜷缩一夜后,路子爸又摸黑上路。

走到近一半路程的时候,后面赶上来一辆马车,

“叔,怎么不骑着走啊。”中年人一脸蹊跷。“咋啊?”路子爸警惕地往路旁躲,“舍不得骑!”

“车子不就是骑的吗。谁的车子啊。”

“给儿子弄的。祖宗的。拿出一辈子的积蓄买的。”路子爸先是一副痛惜的样子,马上就得意洋洋了,“儿子上初中,学习好,好骑着上学啊。”

中年人看路子爸走得可怜,主动要求让路子爸赶他的马车歇歇脚,他骑路子爸的车子。哪知路子爸把汗一抹,不干!

中年人嘲笑似的拍拍车上装得满满的麻袋:

“哼,还能拐跑你的宝贝车子啊?”

“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!”

说着,路子爸推车子跑起来,想尽快甩掉这个不知是何居心的车老板。

马车的铃铛声紧追着路子爸的脚步声和自行车的唏里哗啦声,也一点点揪扯着路子爸恐惧的心。

下一道陡坡时,车速加快,加上提防“追兵”,路子爸被野马一样的车子拖着俯冲,疾驰而下,偏偏又被脚蹬绊了一下,疲惫不堪的他重重摔倒。摔倒的一刹那,路子爸极力向后仰,极力把车子往自己身上拉。车子粗野地压在路子爸身上,砸上他的双膝……

从此,路子爸落下终身残疾。

后来,路子如愿以偿考上了大学。

上一条:“鼻祖”采煤工

下一条:拥抱2019年

政府机构
中央企业
能源行业
主要媒体